首页 | 部门简介 | 最新通知 | 新闻快报 | 工作动态 | 党的建设 | 关工委工作 | 政策法规 | 工作研究 | 老年组织 | 老年生活 | 图片传真 | 办事指南 | 下载专区 
支部生活
当前位置: 首页>>党的建设>>支部生活>>正文

最后的党费——一位老共产党员的临终嘱托

    

2007年06月07日 09:17  点击:[]

  3月9日,一位名叫温秀华的老妇人找到物理工程与工程技术学院的大学物理实验室党支部,把一千元钱郑重地交到支部的组织委员莫小霞手中。她说,这是老罗最后的党费。

  今年2月9日下午,74岁的病重老人罗文康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就把妻子温秀华和儿子叫到病床前叮嘱:从退休金里拿出1000元钱,作为他最后一次缴纳的党费。2月12日,他悄然离开了人世。

  罗文康珍存在抽屉里的那本薄薄的党费登记簿,清楚地记录了他缴纳党费的情况。从几元钱到十几元钱,数额虽然不多,但罗文康从来没有请别人代缴,每一次他必是早早地交上。他说,交党费不能走过场,交党费的真正意义在于经常提醒自己是个共产党员,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入党时的誓言、不要忘记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和义务。

  罗文康22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时候他大学刚刚毕业。如今52年过去了,他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青丝染霜的迟暮老人,然而对党的忠诚和热爱依然不变。

  1978年5月,罗文康从华中师范学院调到广西大学后,就一直在物理系大学物理实验教研室做一名普通老师。从繁华的武汉到当时还很落后的南宁,他一度感到失落。共产党员的身份和入党时发出的誓言使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从一个光着脚走几十里路去上学的农村苦孩子,到成长为一个呼吸着燕园自由学术气息的北大学子,再到一位为人师表的大学教师,种种的幸运使罗文康对新中国和共产党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他觉得自己更应该做的是奉献。

  罗文康很快就专心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来。他精心地为学生做实验准备,一遍又一遍地演示实验过程,耐心地向同学们讲解实验步骤,一字一句地批改同学们所作的实验报告。他乐在其中,一干就是十五年。罗文康的家里至今还保存着十五年来一些优秀的学生实验报告。他常常跟同事和家人说,看到学生有了进步有了成绩,就打心眼里觉得满足。

  罗文康的工作获得了同事和领导的肯定,很快就成为了物理系少数几个很早就获得中级职称的实验工程师。

可是当领导让他填报申请高级职称的材料时,他婉言拒绝了。他认为,“系里还有很多人都没有获得中级职称,就不用去争什么高级职称了。”就这样年复一年,罗文康“错过”了很多评职称的机会。直到他退休时,职称一栏里还是“中级”,但他说他“不后悔”。

  1993年,罗文康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老罗在退休的14年里,真正做到了退休不褪色,离岗不离党。党支部的每一次会议,他无论多忙多累,都按时参加。”离退处的陈兰英老师说。

  中国有句古话:活到老,学到老。在罗文康书架的正中央,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马列著作、毛泽东选集和邓小平理论书籍以及一些伟人传记。妻子说,每当有空闲的时候,罗文康就认真阅读,细心地做笔记。每一章、每一节都记下了他看书时的思考。在他家书桌的右上角,摆放着他经常阅读的《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等报纸和杂志。

  罗文康的艰苦朴素在同事中有口皆碑。可是很多人不知道,一件衣服穿了几年还舍不得丢掉的他却经常大方地帮助一些贫困家庭的孩子。早年在武汉工作的时候,他就资助过不少的贫困生。当年的孩子如今早已长大成人,但没有忘记罗文康当年的帮助,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还专门来到南宁看望他。

  罗文康总是悄悄地做着这些好事,很少跟亲人和同事提及。作为妻子的温秀华也是在罗文康去世以后才偶然知道的。罗文康家的楼下住着一个叫李安的男孩,李安上高中的时候父母相继去世。从此,罗文康把李安当成家里的孩子一样来看待,嘘寒问暖从不间断。他怕李安贪玩,耽误了学习,就像个老父亲一样,每天早上都亲自叫他起床,直到李安参加完高考。

  罗文康走了,落叶般静静地离去,但一个老共产党员临终的嘱托却让人感动。(谭惠尹)2007年5月18日

上一条:恭城参观有感

关闭

 
Copyright2007广西大学离退休工作处所有